您所在的位置:瀼溪新闻>科技>数字经济冲破“胡焕庸线”,下个风口在哪?

数字经济冲破“胡焕庸线”,下个风口在哪?

时间:2019-11-10 09:18:51| 查看: 2600|

9月20日,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和蚂蚁金融服务研究所联合发布报告,指出数字经济正通过资本网络、商业信息网络和物流网络的普及,帮助中国经济跨越传统的“胡焕庸线”,缩小东西方经济的差距。

同一天,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伟发布了一组数据:2018年,中国数字经济达到31.3万亿元,不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/3,而且位居世界第二。

一天后,9月21日,首届中国西部数字经济应用合作论坛在成都开幕。作为第三届锡伯族进出口展览会和国际投资大会的一项特别活动,科研机构和企业的代表齐聚成都,从多个层面探讨数字经济。如何正确理解数字经济,如何确保数字经济时代的隐私安全,5g在哪里得到应用?

这只是一个“虚拟经济”吗?

在今天的论坛上,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、盘山科技联合创始人陈魏勇提到,中国的数字经济发展非常迅速,但一些专家认为,数字经济是虚拟经济,而不是实体经济,不应该过分宣传数字经济的作用。

陈魏勇,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中心研究员,盘山科技联合创始人

如何证明数字经济的合理性?陈魏勇提到,应该正确看待数字经济的贡献。“如果数字经济技术被视为一种通用技术,该行业的发展不仅会带动一个行业的国内生产总值,还会对其他企业产生许多扶持和推动作用。”陈魏勇说,“在今天的环境下,在我们逐渐从原来的消费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转型之后,所有的数字技术都越来越赋予其他行业权力。数字经济的贡献不能狭隘地集中在信通技术(信息和通信技术)行业,而应该看到它对其他行业的驱动作用”。陈魏勇认为,数字经济不应该与实体经济“结盟”。数字经济本身也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,至少是对实体经济的补充。

阿里巴巴集团战略发展部西南区总经理潘新春

阿里巴巴集团战略发展部西南区总经理潘新春持同样观点。他认为“应用”和“授权”是数字经济应用的核心点。在潘新春看来,技术革命实际上分为三个阶段:第一,以蒸汽机发明为标志的马力时代,马力越大,对经济的推动就越大;第二,在电时代发明电之后,有了电,社会制造业将有更多的动能。第三个是ict时代,即“计算能力时代”。一个国家在未来将拥有越精确和竞争力,“计算能力,像马力和电力,是最基本的设施”。

安全、隐私和细分

数字经济中涉及的安全和隐私也是公众关注的焦点。不久前,一款名为早的人工智能变脸软件在中国开始流行。与此同时,一些网民质疑其涉嫌侵犯个人隐私,条款涉及霸王条款。

潘新春认为,不可能利用(技术)优势来披露个人隐私,但技术也可以做利他的事情。他引用高德地图(Gaud map)为例:“根据每个人提供的数据,100人在这条路上停下后,机器会知道这个地方拥挤,然后告诉平台这个地方拥挤,(平台)可以告诉每个人这个信息”。

36氪基金副总裁裴杰(Pei Jie)认为,在欧洲等外国,围绕数字经济的监控和机制管理非常严格。数据公司需要突破收集和应用数据的巨大机制障碍。中国的政策仍然非常包容。这也使中国近年来在数字经济领域实现了非常快速的增长效率,这对企业家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。

数字经济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风口。哪些细分是最典型的?裴杰烈数了5g,人工智能、计算能力、智能终端和区块链。“我们不能片面地看待数字经济,但我们应该将数字经济与传统产业结合起来。目前,大量科技公司正在产业集群中下沉和转移。用户场景和行业在四川等地的数字经济中发挥了巨大作用。”

5g手机在2021年进入“千美元机器时代”?

在数字经济中,5g是一个不可分割的话题。

华为中国运营商无线总工程师办公室总工程师吴秀峰

华为中国运营商无线总工程师办公室总工程师吴秀峰表示,目前人人都非常关心的5g手机价格仍然相对较高,约为6700元,初步预测2020年约为2000元。“2021年后的一年大约是1000元人民币,所以从整体价格来看,下一年将是1000元人民币的时代。”

普通人什么时候能享受5g带来的速度?

四川联通5g创新中心总经理刘伟告诉记者,联通5g基站将于今年年底在成都实现全覆盖。同时,每兆字节的价格将进一步降低。从过去的情况来看,这个价格正以每年15%到20%的速度下降。“我相信,5g网络全面推出后,价格将大幅下跌,以确保人们能够廉价使用它。”

四川联通5g创新中心总经理刘伟

中国移动工业研究院的陈庆勇也表示,今年中国移动将在四川建设3000到5000个基站。在他看来,基站的建设只是最基础的工作,5g应用对观众来说是最有益的。

刘伟预计5g应用将在明年下半年爆炸式增长。刘伟说,韩国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实现5g商务的国家,在69天内已经实现了100多万5g用户。“通过去年5g应用的创新孵化和今年应用集成的突破,不难预测中国将在明年下半年爆发全面疫情。”

注:1935年,著名地理经济学家胡焕勇教授提出了“胡焕勇线”(Hu Huanyong Line):该线以东约40%的中国土地面积已经养活了94%以上的人口;线路以西近60%的地区只有5.61%的人口。从那时起,尽管中国人口流动加快,“胡焕庸线”两边的人口比例没有显著变化。同时,人口分布也决定了经济活动的程度,这条线也带来了中国东西部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差异。

红星记者阎晏丹于恒熊娟

编辑刘彭宇

湖北11选5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台湾宾果投注